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那双小巧粗糙的手

时间:2014-05-05 来源:悦文网 作者:添羽 阅读:加载中..

  母亲生我那天家里没人,母亲用自己的双手剪断脐带,将我带到人间。我是家里的第七个孩子,也是最小的,可能是因为生的太多了,母亲不记得我究竟是那一天生的我,只知道是一天傍晚。没人记得我的生日,更没有过过生日,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母亲生下了我。在那特殊的年代和环境里,能活着已是一种幸运,都说属老鼠的生命力强,这样的说法对我而言还真的对路!
  
  父亲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那年母亲才四十多岁。一些好心人曾劝说母亲“以后你的日子怎么过啊,五个儿子最小的才八岁,一个都没成家,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熬得过去呢,不如改嫁算了…”听到这样的话,母亲总是很平静地说“熬不过也得熬,他们都是我生的,我不管谁管呢,我哪能为了自己而丢下他们不管呢…”成长中,父亲的形象已逐渐变成一个虚幻的名词。母亲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是一个地道的山村妇女。也许是因为饱受没有文化的苦,也许是因为对我们子女的爱,母亲执着地将我们一个个送进学校,尽管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母亲总是能想到办法筹足学费。可是,让母亲没有办法的是这么多孩子中没有一个跨入大学校门的。
  
  母亲教育的方式很简单,对于孩子们犯错,就是一个字“打”,当然,根据犯错的情节和性质,打的力度和程度也不一样,也许,这样的教育方法在许多人看来是不可取的,甚至认为是不明智的,而对我来说却是母亲疼爱我们的一种方式。在那个时代那样的环境中,一个山里女人抚养这么多孩子,心平气和地说教显然是不现实的。母亲对偷东西可谓是嫉恶如仇,记得有一次经不住伙伴的诱惑,偷吃了邻居田里的西瓜,母亲得知后,打的我皮开肉绽,屁股至今还有浅浅的印迹呢!还别说,自那以后,人家再好的东西也不敢“碰”了。小时候我挨打的次数最多,习惯成自然,只要犯错被母亲发觉,我会主动将裤子脱了,趴在小板凳上,等着母亲噼里啪啦一顿揍。母亲这双手不仅只用来“教育”我们,家里家外的事情都指望母亲这双手。父亲去世后,正赶上农村实行“分田责任制”,我们几兄弟有的读书有的还小,家里没有会种地的劳动力,母亲用这双柔弱的手,打理一家六口人的承包地,从耕种到收割,母亲都做的像模像样,村里人无不赞叹“一个女人竟然比男人都能干”。到了晚上母亲的这双手也不会闲着,那时,我们山村还没通上电,常常一觉醒来还能看见母亲坐在煤油灯下,为我们纳鞋底、做鞋子、裁衣服、缝衣服…
  
  母亲不是一个特别细微的人,也许是因为身兼父职,形成了一种特别的个性,不像大多数妈妈对孩子那样什么都过问、什么都关心。读书时没有特别的期待和嘱托,辍学时也没有过多的失望与埋怨,记忆中,只有十五岁那年,母亲送我去车站时流过一次不舍的眼泪。家里实在无力支付我的学费了,无奈,只能踏上打工路,一路上母亲没有说话,直到车站才将沉沉的大木箱子交给我,母亲静静地看着我,用那双小巧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轻声地说:“妈妈没办法,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供你读书,让你这么小就出去打工,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想妈了就回了…”此时,母亲已经泪流不止,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只不过是打工而已,平日里她极少流泪的。也不知怎么回事,每当想家时,脑海中总会出现母亲的这次流泪。
  

  • [编辑:麦凯迪]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