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子夜不言夜的黑

时间:2013-12-23 来源:悦文网 作者:蝴蝶鱼 阅读:加载中..

   子夜的宁寂中,凝望漆黑沉默的窗,听大风吹过了月亮的额头。重重叠叠的夜色失去了金属的光泽,细碎的声音却十分坚硬、尖锐,把旷野的天穹打造成了缺失微笑的面孔。心醒悟般静了,也醒悟般动了......夜的灵魂呢?我细听着夜的呢喃,感觉不到世界的心跳了,夜是不是白天的灵魂,或者说白天是不是夜的眼睛呢?只要你静坐于子夜窗前,千万不要说那句:“白天不懂夜的黑。”你就能理解造物主的举止,人的世界,物的世界 ,就会在你的思索里变成花朵或者果实。这是夜的美丽、魅力......
原谅我吧,夜呀,你放过我吧,你老是纠缠不休,我真的可要说你的不是了。可是,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就在星星眨眼的瞬间,我不小心又想起远方的友人来,不知远方的他此时此刻是在梦里还是在醒着,在梦里是否有关于我们的记忆。我说:你是我的知己。我是一个说话极负责任的人,不是说话言不由衷信口就来的人。记得你回答是:谁是谁的谁哟。你的回答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以致我无言以对。真的,你说的是对的,若大一个世界,谁又是谁的谁呢?每天都在学着放弃,要放弃的何止感情呀。当我开始厌恶自己的时候,对着镜子发呆时,戳着镜子里的自己,沿用了你的话:谁是谁的谁。说实话,第一次我们邂逅,你对我的感觉是:既不让人讨厌,也不让人喜欢。我感觉到了什么叫距离,真正的距离就是在你的面前——你却依然看不到那个人。我很是苦闷,我为什么连一个让你讨厌的人都做不到呢?唉,管他呢,无论谁是谁的谁,自己在友情的路上不迷路就够了。
故乡之夜,让我感到安谧而又不安。子夜时刻,除了自然——这个造物主弄出点悉悉索索的呢喃,再也听不到人为矫情的噪音。在这样安谧的环境里,我想到了繁华都市,想到了老家一天天人气愈下,想到了今后的我会不会一天天离家乡远了?我不敢说,更不敢想象子夜的黑。我今夜不在城市,却在那再也快乐不起来的老家,所以听不到那首《城里的月光》。现在,我在老家的窗前,借着星光的温柔,想一些陈年旧事。那再也看不到了的高高的草垛,那离开视线已多年的研磨和辘轳,那一群群驮着夕阳的牛羊流动成的风景,那穿着新装迎接新年的兄弟们团团圆圆的场景......一点点消亡。故乡呀,这还是当年那让人千里万里都要往回赶的故乡吗?
故乡等了几百年,才等来个我。故乡一直细心照看着我的身心,她一定很是疲劳,但是有几个人知道故乡千百年来毫无怨言地抚照子孙的幸福呢? 叩问我们渐渐锈蚀的灵魂。我们为故乡做了些什么?我们还须要为故乡做些什么?我们仰望着星空,数落着季节沦陷的沧桑,数落着世态的不满和炎凉。私欲一次次膨胀。  
为夜而歌者,堪称肖邦,那断断续续、压抑的钢琴声,在叙说什么?不瞒你说我真的一点也听不懂。要不是看到《夜曲》的曲名,也许我的理解离谱至极。我还是喜欢一个诗人读者李清照的《声声慢》,拿着剑在孤独的夜里起舞,舞剑者不是将军,只是一介落魄的书生。肖邦的《夜曲》似乎比几句《声声慢》逊色许多。《夜曲》里我只是感到夜的黑。
又回想起白天公共汽车里的一幕来,一个瘦弱的女孩,穿着一件崭新的开几个洞洞牛仔裤,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那包包夸张地覆盖了她的整个背面,上至颈部,下至膝弯。她的委屈最恰当的解答,最准确的还是包包上的一行字:活着就是折腾。但是,她依然满面春风,跟她的同伴讲一些创业的开心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会扮酷。我找不出她的内心有一点阴暗的角落,她的生命里应该全是白天。我一直这样想,也这样祝愿着......
  今夜,窗外的一方黑暗里是什么呢?我索性站起身,把窗帘掀开。夜幕中行走着村野的风,音韵清晰,蘸饱着看不见的色彩在挥墨潇洒。有一个静静的微笑,可能就是远方的你;有一个沉着的注视,可能还是远方的你。温暖随着风的音韵次第近来。回忆像一个深邃的镜子,在没有光线的时候照人时比白天愈加清晰。望着无边的夜色,我看到一方温暖的世界,我不忍走开,夜陪着我一样醒着。 

  • [编辑:麦凯迪]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