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清梅之香,黄花之瘦——《李清照的词与情》鉴赏

时间:2013-12-13 来源:悦文网 作者:不详 阅读:加载中..

 

李清照,宋代杰出女词人,济南人,自号易安居士。

她生于北宋年间,在一个开明家庭和官宦门第浸濡下,自小受诗词典籍和文学活动的熏陶。少女时的她便拥有高贵气质,视野开阔,那过人的才气和才情就像春日的阳光,就像百花园中暗香浮动的桂花,绽放在自然的山水之间,藏匿在青梅的心事里。

初识李清照,世人大多数是从她的《如梦令》开始。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落日斜阳,余晖掩映。一群少女置身溪亭,饮酒赏词,轻歌高呤,然后撑着小舟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静谧与喧笑,清雅与浓丽,宛若水墨风景。泛舟流连忘返,酒醉迷路的李清照,用寥寥几笔便定格了这幅《日暮晚归图》。

而我却是极爱她的——点绛唇(蹴罢秋千)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划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小的时候,最爱看粤剧,锣鼓叮铛声中,穿着古典衣饰,衩珏环佩的一群女子中,李清照娉娉婷婷地走来。就像在一个暗香浮动,疏影横斜的春日里,一个江南素洁的女子,轻纱澜梦,莲步轻移,从烟波浩渺的水影中款款而来……就这样,我小小的心灵不经意的便把这位奇女子烙印在心中。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古代的女子从小就三步不出闺门,深闺中的佳人纵是情深几许也不能像蝴蝶般自由自在。只能在飘荡的秋千架上暂时忘却心中的烦忧,只能在高高的秋千架上越过高墙看一眼墙外的风景,墙外的人间。当李清照蹴罢秋千,香汗淋漓时,客人却不期而至。当匆忙躲避来客的女子,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含羞疾走。走便走了,又按奈不住心头的好奇,回头偷窥,不巧正撞上来客的视线,只好以嗅青梅的动作掩饰自己的脸红心跳。

好一个娇俏含羞又天真大胆的女子,这当是个待守闺中的少女,若是足够乖巧就应该赶紧进屋掩门,一个“回首”把她对来客的好奇暴露无遗。欲留不能留,想见又怕见,何其微妙的心思!

古代女子身如浮萍,一般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后,一顶花桥就把女子的一生交给了素不相识之人,所以自古红颜多薄命,命运之手又怎么会时时眷顾那些薄命的女子啊!但活泼俏丽,开朗机敏的李清照却是不为世俗礼教所拘束,她不仅博览群书,还时常外出泛舟游湖,赏花饮酒。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父母的开明和环境的影响。礼部员外郎的李格非中年得女,自小就让爱女浸在书香词赋之中,当李清照的文学天赋渐渐显露时,李格非让她与当时叱咤北宋文坛的才子诗人相互来往交流。就因为这些特殊的经历开阔了她的眼界,丰富了她的生活,使她在当时的大家闺秀的女子中显得与众不同,以至在初遇爱情时,却是别样的调皮。

闺阁庭院,秋千架旁,美人如画,爱情来了,莫问是劫是缘!迎着春末夏初的旖旎风景,露正浓,花正瘦,恰是情窦初开时。这位才情并茂的女子,当她十八岁时遇到太学生赵明诚,就像在爱情中有人送来一捧红豆,整个春天便绽放在她眼前,直把红豆编成诗串成词。

昨夜笺疏倦浓,千娇不消残红,是谁触动生命的流年,帘卷西风,瘦西窗。

历史上才女的不幸,常常是一颗真心无所寄托,远的如蔡文姬,谢道韫,朱淑真,近的如张爱玲,萧红。芸芸女子中,或一份痴情被命运玩弄于股掌,或一番痴心付之流水。那些生活重负都压不垮的女子,面对命运中的爱情却像蝴蝶般被折断。与她们相比,李清照得到并享受过爱情,投入而且彻底,自由而且坚定。在盛世末的欢歌里,她遇到赵明诚,邂逅爱情,在乱世初的风声鹤唳中,丈夫暴卒,她失去了曾经拥有过的一切的美好:赌书泼茶,把酒言欢的幸福,典衣当物购置古玩的乐趣,锦衣玉食的安定生活,阳光温淡的青州十年……所有这一切,都随着金兵的到来戛然而止。此后的她便流离失所,无所依靠。他们的爱情历尽悲欢离合,但李清照对爱情的执着如此坚定,一往相思,偶有伤感,也掩不住一袭风流,不卑不亢,也让人唏唬感慨不已。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是一个未能团圆的重阳节,赵明诚远游在外,李清照无心过节,心事重重。天气也仿佛感知她的百无聊赖,薄雾浓云,一派慵懒。若此时赵明诚突然还家,会不会像一束阳光将云雾劈开呢?看着香料一星一点地在金兽香炉里燃烧殆尽,在白玉瓷枕,轻纱罗帐中,时间一点一滴地从指间流走,夜凉如水,阵阵寒意,直透心背。相思无奈,那就借酒浇愁吧,东蓠下,对菊孤饮,这一饮就到了黄昏,暮霭渐渐压下来,天地好像就要缝合在一起,花香越加浓郁,愁思也更上心头。

黯然销魂的模样,莫过于西风卷帘,人比黄花瘦。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思念是藏在烟雨背后的那些欲说还休的轻愁,也许,它就像轻纱帐里的一朵千年的水草,在湖光山色的水波里独自开落,思也悠悠,念也幽幽。人解花语,花通人性,难怪清代谭莹有诗云:绿肥红瘦语嫣然,人比黄花更可怜。三言两句道出了了李清照的多情而略有自负,婉约却不失真,爱得自然,愁得真挚,一腔柔情极尽缠绵却能花开不艳。婉丽清新的语言一经她的拔弄,就成了浓得化不开的情感。

寒来暑往,千年过去,词中原有的美丽风华渐渐被时光的尘埃遮盖起来。江梅已过,春已黄昏,李清照的词里行间衬得她就像百花园里的一株桂树,窕窃娴静,馥郁芳香,雅静淡泊,让人砰然心动,清风拂过,清香怡人。

伊人已走,风骨犹存,李清照的词婉约中含有风骨,有丈夫气,这首词里就可见一斑:新新荷叶(薄雾初零)

薄雾初零,常宵共,永昼分停。绕水楼台,高耸万丈蓬瀛。芝兰为寿,相辉相,簪笏盈庭。花柔玉净,捧觞别有娉婷。

鹤瘦松青,精神与秋月争明,德行文章,素驰日下声名,东山高蹈,虽卿相,不足为荣。安不须起,要苏天下江山。

这是李清照写的一首祝寿词,词旨深远豪迈,语音清扬,风格典雅。因当时的北宋,政治混乱,金兵南下,黎民百姓苦不堪言,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词中的寿主宁愿隐居山野,几出不仕。而此首《新荷叶》上阙,聊聊几笔写出盛筵的地点,场景氛围:庭台楼阁耸立,绿水环绕,宾客来来往往,簪笏辉映,花柔玉洁的侍女手捧美酒佳肴,穿梭宾客之中。这种烘云托月的手法就像先闻其声,未见其人般,让人对寿主的声望,地位凭添好奇之意。

  • [编辑:xunmoban.com]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