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打铁江,我的二胡亲家

时间:2014-07-13 来源:悦文网 作者:清风 阅读:加载中..

打铁江,高个壮实,性格开朗、幽默,生活中的他也很有些情调,常拉一把二胡,也唱几句亨亨哈哈不准调的词儿,这似乎与他打铁的身份有些不符,再看看他的手指粗得和赶面杖似的,我不说你不会相信,他硬是把一曲《孟姜女》演奏得凄凉悲婉,颇有几分才气。我每次去他家,听着呼呼上窜的火苗和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也像及了听一场火与铁的交响乐。也许是打铁江聪明,硬是从中悟出了音乐的真谛。打铁江发达的肌肉,随着扬起的手臂,有节奏有弹性地欢跳着,我想那是一股力的张扬,那根根直立的汗毛,也像游离于肌肤上的舞蹈。时时的吆呼声,来自雄浑的喉咙,充分彰显了男性的阳刚之气。

“喂,老程,你妈的死哪去了,也不来看我?”我是应邀来的,一进门打铁般的嗓音响了。你不要感觉他粗裕,接着他就摆弄斯文了。看哈,一杯茶呈送来了还递来一根香烟,不是,打铁江不抽烟,他特意买来犒赏我的。接着是一堆笑:“呵,呵呵,呵呵呵呵。”你说有着这样一个老同学也挺烦人的。我是不亢不卑,用余光看看他也算是有礼有节的回应了他了。喝了他的茶,抽了他的烟,我这心就软化了:“江哥,对不起哈,没来你家实属无奈,望江哥原谅。”打铁江一听喊他哥了,来神气了,那胸肌耸了又耸,似有一股怨气,又语不干净了:“妈的被你气死了,你说啥事这么忙,卖闺女呀?”听这话剌耳得要紧,一付好心情荡然无存了。他见我用眼瞪他,他那一身钢筋骨架又松蹋了,嘻嘻一笑,说:“你嫁闺女收人家多少彩礼了,赚了不少吧?”听话声是柔和了,却话骨还是有些硬朗,有戏谑的味道。这也难怪,他也曾明里喑里示意我把闺女许配他儿子做媳妇,这确实是一件难事,这事我也做不了主,打铁江也做不了主。这打铁江什么德性,自小一块儿读书,他赤条条的光景也看得多了,我也不和他一般见识,但修理修理他还是有必要的。我灭了烟头,正视他看我的眼光,头是几乎探到了他的近前:“我说铁匠,你也说儿媳妇了吧,人家闺女敲了你不少吧?听说你穷得只剩下几颗铁丁了?不对,这活是你说的。听你亲家母说了,说你太抠,你亲家母倒是贴了不少,你总共才拿了二万块钱给人家,看看,看看,人家十几万的小车子都陪上了。我说铁匠,谁赚得多了?”打铁江语无伦次了,他连摆着手,嘴巴说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哈,哈哈哈,你怎么知道这样清楚。说实话,你远在城市,不知你了解得这么清楚。老程,我是真的想你,也谢谢你心里有我。”是吧,这话斯文多了!打铁江还有一个斯文的原因就是有求于我。他不是会一手二胡吗?当然我不会拉二胡,只是把一支口琴吹得死去活来的迷人,只这一绝,够他羡慕我一辈子了。对了,不管二胡还是口琴要把它们演奏得更好些,自然离不开谱子。五线谱我是没去学,然而简谱却烂熟于心。我曾经与打铁江讲我自学口琴的故事,从开始学简谱到会吹口琴仅用了十来天的功夫。这由不得你不信,可打铁江信,他的简谱就是跟我学的。呵呵,今天又摆斯文向我求教了。你说他能不对我斯文吗?

还有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亊,打铁江不得不对我服服贴贴的斯文。什么事呢?说出来还真丢人的,当然是打铁江丢人。说了,他真没面子了。不知谁硬生生地创造出些鬼来,人在大自然里生活本来就不容意,天灾人祸,虎狼豺豹无时不在威胁着人类的生命,生老病苦又折磨着人的肉体,摧残着人的意志,这已经够可怜的了。干吗非凭空捏造一个可怕的鬼呢?叫我说呀,这鬼也挺可怜的,无所栖身。经常游荡于或人烟希少,或漆黑的夜中,或藏匿于山傍、河湾、屋角、深巷里。我是亲眼见着鬼的,因为心胸坦荡,心中无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见了鬼自然也不害怕。我第一次见鬼是在村北的水口山,那儿山高风黑,悬崖陡峭,且又是南北水路通行的隘口。河水撞击着巨石,冷风削壁发出卟卟的怪叫,着实吓人。我真的看见两个童子鬼,灰色的月光下的两个童子鬼。一男孩儿一女孩儿,四五岁的样子,硬生生地朝我走来。当初没想到是鬼,也是第一次,自然不相信有鬼,因而迎了上去。也就七八步距离,硬是瞧不清两人的容貌,透过这两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还能看见后面的田畈。当时吃惊不小,硬生生撞了个满怀,却不见了人影。咝!一股凉气窜上头顶,一身汗毛确实竖了起来。从那时起感觉是有鬼的存在了。因为无端地撞了一次鬼,这胆子反而大了。于是到处炫耀自己不怕鬼。打铁江面前我可不敢说鬼事,因为他最怕鬼了。说了你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两个上下村的人都说鬼,特别到了晚上,心里想着鬼故事,仿佛全村的角角落落都有鬼。胆小的人走夜路,越回头仿佛越有鬼,惊吓得越跑得快,这鬼越跟得紧,于是满头满身冷汗热汗的流,完命地跑。跑到有光的地方就安全了,这鬼也自然不再追赶了,也只能呲牙咧嘴,手足乱舞地在黑暗中无奈何了。这水口山,打铁江务实不敢一人过了,白天也怕过。这打铁江是打铁后才长得壮实的,原先是一幅清秀白净的脸,手指也较细长。你说打铁江越是怕越是有人唬他。他最怕艳鬼了。那时香港鬼片《画皮》他是不敢看的,我认为他太可惜了,那么好的鬼片都没看,可惜!有人对打铁江说了,水口山的艳鬼最喜欢俊俏的男子了。打铁江确实是帅气,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比他长得还帅,我也只认可我自己。想来来回水口山几年了,也无缘撞见艳鬼。心想,这艳鬼是相中他了。哈哈,这艳鬼一往情深地想约见他,他却扭扭捏捏怕见着人家。我还这样想,这艳鬼能撞上一次打铁江,水口山也就无鬼了。

三十年前的一天深夜,我搂着女人睡得正香,突然一阵急促地敲窗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透过窗户玻璃见有一个灰蒙蒙的黑影,确实把我吓的不轻,心想什么东西如此猖狂,如此怪异。我想也是,难怪这灰色的夜,牛鬼蛇神自然会来闹腾。算了,睡觉,不理它也就是了。如果就此睡了,一夜定是相安无事,倒是女人耳尖还听到嘶嘶哑哑地喊叫声,这下真是无法睡了。我想自己一个男人应该冒些险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手开了床头开关,灯亮了,再看窗子影子没了,我一阵心喜,看来鬼怕光亮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睡意来袭,软疲的身子又躺下了。灯又暗了下来。刚想呀一个好梦没做完,睡念又追思着梦根子,这梦做到哪儿了?哦,对了,找着了,这梦里来了一个鬼,把窗子敲得更响了。窗外影子探着头来回地晃悠更凶,嘶哑的声音更大了。这时,女人在梦中硬生生掐去了我一块肉,我大骇一声惊醒。女人见我脑怒,忙说有人敲门,好像是打铁江。我愈发奇怪了,这深更半夜他来干什么,来借宿?我就一间卧室,他来了我睡哪?女人睡哪?我的天啊,这该死的打铁江!我极不情愿地开了门,一下子看到了比鬼还难看的打铁江,看来我是把鬼领进家门了。我还是不相信是打铁江,这极有可能是鬼变的假打铁江,要么是打铁江鬼魂附体了。不过我从来都是人鬼都交的,对鬼更是多一分敬畏。想呀对它好,鬼也不会加害于我。上茶吧,我是真上茶了。这鬼,不是,这打铁江,也不是。不管是谁,他真把茶喝了。喝完茶这声音也出来了:“你妈的想把我害死,你那灯光一明一暗的……”一听下面还有话,只是不感说而已。一听这打铁的声音是原装原版的,我是半喜半忧。明处再瞧打铁江,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我问打铁江你这嗓音怎么了,为何如此狼狈,为何深夜到访呀?打铁江才把事情说了个明白。我是心里好笑却又不好数落他,世上哪有鬼!好,我送你过水口山。拣了这么一个打铁江真是拣了一个活宝贝!心想也好,只要不在我家过夜就行,呵呵,我乐意送送他!

我知道打铁江怕鬼,忌说鬼字,因而不说鬼,说人。往日总是打铁江话多,想必今夜他心里装着鬼,我问一句他答一句,我说一句他应一句,愈靠水口山他声音愈大,感觉他呼吸愈急促了。打铁江比我高大,往日里刚阳得像头雄狮,今夜却极像是衰败的狗熊了。听得老人说过,阳气足则火焰高。想我常见鬼,自然是阳气不足了,多了些许阴气;见鬼又不惧鬼,看来是心阳充足,这也正好阴阳互补了。走着走着还真遇见艳鬼了,哇,我兴奋得不得了,心想这艳鬼还真恋上了打铁江了,怎么办呢?上前和艳鬼打声招呼吧,紧追了几步撵着艳鬼。打铁江见自己落在了后面,呼爹喊娘地嚷开了:“老程,你慢点,老程,你怎么跑前面去了?” 啊呵,我道真忘了打铁江了。回头再看打铁江时,见他斜身撒手扑倒在地。你想若大个打铁江摔了,像山一样地倒下了。我内疚地扶起打铁江,也从地上拣起一样东西塞到他的手里。打铁江楞了楞神,瞧了瞧东西说:“这是什么?二胡!”一听二胡我忙拿手里一看,确实是二胡!两人是又惊又喜。打铁江兴奋地忘了害怕,说说笑笑过了水口山。想到飘然而逝的艳鬼,我似乎明白了许多,这想法难得说出口,也只能附和着打铁江这二胡是拣来的,但绝对不可以说是鬼送给他的,要不非得把打铁江吓个半死不活。从此打铁江爱上了二胡,除了打铁就是学二胡。外公外婆(当地形象的称二胡发出的声音)过去两年多了,终于可以听出个明白来。说来也奇怪,打铁江的手游行在弦上还挺像回事。那颤音、上下滑音,打铁江的手演奏起来挺像他惧鬼时的哆嗦样,还有那料若筛糠的身子也像极了他惧鬼时的情景。见鬼,他是怎做到的?

这几天打铁江给我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说是无论如何抽空去一趟乡下。刚忙完女儿的婚事,就来见打铁江。闲聊了一阵子,打铁江把那把二胡拿出来了。这二胡可不简单,打铁江藏了三十年。有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说了,这是一把极其珍贵的东西,这二胡是紫檀木做的。这话着实吓我一跳。我知道这紫檀木十分的珍贵,是最贵重的木材,入水最沉,比重是水的两倍。自古就有紫檀是帝王之木、木中之王、寸檀寸金之说。要制出工艺和音色都完美的二胡来,对制作者手工技术要求相当的高。当前就有人愿出了六十万的价格想收购。因是夜晚偶得之物也扯不清是谁的了。我拣的,打铁江摔了,艳鬼赠的?说不清,道不明,就这样搁置了三十年。如今我与打铁江都五十出头奔六十的人了,想是到了处理二胡的事了。打铁江拿出一份公证书给我,还有那把二胡。也许是闲聊时间长了,嗓子发干,打铁江喝了一口茶,说:“老程啊,我们先就有约定,这二胡是你我共同的财产,三十年来我保藏着,在今后的三十年里归你保藏。你我子子孙孙延续下去,不管到哪朝哪代,如果你我两家联姻了,这二胡就成一家的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打铁江的主意,也还在埋怨我没把女儿嫁给他儿子做媳妇。玩笑还是当真,也只能等到后来再说。打铁江,我的二胡亲家!

  • [编辑:麦凯迪]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