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年味儿,岁月的情花

时间:2014-02-28 来源:悦文网 作者:天街小雨 阅读:加载中..

 

文/天街小雨

还没来得及转身,时光就像一把无情的剑斩断回眸的柔情。然,总有一抹暖,滋生于心间,纵年华老去,羁旅之思无限,也若花般层层绽放。那缕缕清香,是家乡永恒的年味和情的交融。

——————题记

【旧年,心醉】

岁月流转,情怀依旧。日子一个低眉,记忆便涌上眉梢。

孩提时,对年有着无限的憧憬。物质匮乏的年代,像黑暗的长夜,而年就是暗夜里的梦,梦是黑夜永不凋零的花。那是美好的期盼,更是幸福快乐的滋生温床。新衣服、花鞋子、压岁钱、好吃的……我常常贪婪地望着那个装满年货的柜子,几次伸手还没打开,就被母亲一句“留着等过年再吃”而无奈的将手缩回去。于是,趴在桌子上,咽咽口水,眼巴巴地望着那个诱人的“宝匣”……无疑,这种种都是一份极致的诱惑,致使我或者说如我一样的孩子数着手指头、撕着张张日历纸,翘首盼望着……那个年代,年,是一个孩子的美梦。即使天天做,都不会嫌累。

又何止孩子,大人们也在为年做着各种准备。有钱没钱,年,都是一个古老的永恒的情节,没有人会逾越。

刚刚进入腊月,人们便忙碌起来。三三两两地赶集,伴着欢笑声彼此询问着年的准备情况。母亲是一个勤快人,她总是麻利地蒸着一锅锅的粘豆包,一屉屉的拿到外面冻着;东北的杀猪菜在锅底大火的力量下,散发着整屋子的诱人香气;父亲和邻居坐在屋子里包着饺子,不时传来调侃和打趣的声音……门,一次次打开;人,一次次出入。满厨房氤氲着白色的蒸汽,包裹着母亲幸福的笑脸和忙碌的身体。饺子,粘豆包,杀猪菜……这些为年准备的好吃好喝像贵宾一样被妥帖安放在合适的地方,而同时安放好的,还有人们过年的欢心。

东北的乡镇,很冷。而年,却似一股暖流充盈在冰寒中。那暖,是男人胡子上微笑时的冰碴 儿,是女人冻得红苹果般涂好胭脂的脸;更是孩子们眼巴巴奢望的双眸……

年,来了。除夕,我终于打开那个“宝匣”,幸福一下子全涌了出来。着好新衣服,伴着口中糖的甜蜜,撒欢儿般地在院子里喊着隔壁的伙伴……没有约束,自由地甚至于有点放荡形骸般地玩闹着。

母亲和父亲喝了酒,微醺中望着窗外的我们,不时的诉说着什么。我将脸贴在玻璃窗上,窗花渐渐融化,一个鬼脸儿,父母笑开了花……

烟花漫天,香味四散,这年在浓浓的氛围中,醉人。熬不起一个通宵的我,摸着枕头底下的压岁钱幸福的睡去。而似乎仅仅刚闭了眼,清脆的鞭炮便将我拉回到大年初一的清晨……

整个正月里,年,拉长了“战线”,人们在尽情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欢愉。他们知道,当年已过春已来,劳动,必然成为了“主阵地”。那春种秋收,又将成为一年的“硬仗”,要打好,要打胜,要打得漂亮。

旧年,心醉。醉于一份淳朴的情,还有那岁月遗留的永恒。那是如今岁月无法给予的一种回味,经历过的人们,自然懂得那个年味儿,那份情浓。

【新年,怅然】

时光荏苒,年龄渐长,生活的脚步踏过了万水千山。而年,总似一个无声的约定,让人们无论身在何方,却都要奔向家的方向。

和母亲住在一起的那几年,每到新年,她依然忙前忙后,做着一成不变的准备。而我,更多的是帮不上忙,依然在电脑前或者电视前转悠,或者在书的海洋里做梦,或者陪着儿子玩耍。母亲就那样忙碌着,时不时看一眼她的外孙,脸上的笑容便像九月的菊花,绽放着丝丝朵朵。那盆盆饺子馅儿,不知为何,似乎少了什么香味;扔给儿子一块糖,他左瞅瞅右看看,以不是他喜欢的口味而随手扔在一边。母亲说这年变了变了,说现在的人啊,年淡了,淡了……然后,依然微笑着细心地捏着手里的饺子。一个个饺子,花纹般的饺子边褶儿,像母亲脸上条条的皱纹儿……

我知道,母亲在捏一种生活的形态,在传承一个年的欢愉和味道。而我,似乎只有理解感觉到,却品尝不透这味道的内涵。

无聊走在街上,排排的高楼挡住了我的视线。儿时那曾有的打谷场,如今已消失不见。我依稀还可以看见那年除夕我和伙伴拿着烟花边放边笑,嘴里还在不停的比较着谁的花衣服更好看……往事的回忆被手机的铃声打断,当年的好姐妹在电话里说要外出旅游过年,不回来了。这可以短暂相聚的时光再一次被无情的挥霍掉了……

年,似乎少了什么,但是时间在走。伴着声声鞭炮一家人围在桌子前,吃吃喝喝,看着春晚,玩着手机,摆弄着电脑,除夕,就这样悄然而过了。剩下的,只有满桌子几乎没动几口的好吃好喝,还有窗外夜空里残留的烟花味儿……

这样的年,过了很多个。不知道是年龄的原因还是平日里生活的琐碎奔波,年,成了休憩的代名词。只一个美梦,转瞬即逝,然后带着年的疲倦和所谓的节后综合症,又继续工作生活。

今年,母亲没有和我在一起过年。她打来电话,一次次说为我准备了很多的好吃的,让我回来取走。我说超市里有很多,不用再忙碌准备随便买点就好了。电话那端沉默了半天……我突然意识到,有种东西是无法用金钱买到的,它存留在一个母亲的眷念里,存留在一个情的延续里。只不过,年成了一个依托载体,在那个瞬间,向我传递了。而我,真的感受到了吗?

  • [编辑:xunmoban.com]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