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

时间:2014-04-12 来源:悦文网 作者:佚名 阅读:加载中..

 

冤屈,怨恨,委屈,平民就是那样,穷人就是那样,表达了心中的冤屈。林冲,外号豹子头,东京(现河南开封)人。生性耿直,爱交好汉。武艺高强,惯使丈八蛇矛。林冲是《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他从一个安分守己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变成了“强盗”,从温暖的小康之家走上梁山聚义厅,林冲走过了一条艰苦险恶的人生道路。

林冲这个人物想必是家喻户晓,他的故事广为流传。然而,林冲这个人物不是青天白日里从半空中掉下来的,他是从深厚的封建土壤中产生的。 他棒打洪教头的故事还被列入国标苏教版语文第九册(五年级上册)的课文,为第23课《林冲棒打洪教头》。

林冲生活在北宋末年,积贫积弱的年代。国土面积偏小,四周有强敌侵扰,国内社会动荡,烽火四起,民不聊生。面对国家的危难,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有志之士想通过变法来改善国家的困境,由于政治腐败,奸臣当道,变法惨遭失败。封建统治者便变本加厉地盘剥人民。宋朝天子宋徽宗腐化不堪,不务正业,为了粉饰太平,大兴土木,建明堂、修道观、造假山、征发役,国力耗尽,人民苦不堪言。宋徽宗从江南征集奇花异石,用大船运往京城,花石纲使无数家庭倾家荡产。宋徽宗成天歌舞游荡,贪图玩乐享受,生活糜奢,夜宿娼门。他远贤人,近小人,重用蔡京、高俅等人。这些奸臣在皇帝的支持下,放纵亲朋,鱼肉百姓,在朝中狼狈为奸,翻云覆雨,败坏朝政,残害忠良,把国家推向灭亡的边沿。林冲生活在这个腥风血雨的朝代里,成为官场腐败的牺牲品。

林冲上山可谓经历了一个十分痛苦的曲折经历。作家写林冲的故事并不是一笔完成的,而是由远及近,一步步走来,整个故事围绕人物的命运展开,首尾相连,步步紧跟,变化多样,惊险迭出,引人入胜。

故事的一开头,矛盾就出现了,也就提出了一个决定林冲命运的大问题。如果林冲是贪生怕死、卑鄙屈膝的小人,他会用一纸休书把娘子抖手送给高衙内,可他恰恰不是这样一个人。他和高衙内的矛盾就不可调和,不能化解,无可救药,只能一步一步激化,达到高峰。作者在措写这一忠奸的矛盾时,直线上升,一气呵成。

水浒传 -- 第十九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

《第十九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作者:施耐庵、罗贯中

诗曰: 独据梁山志可羞,嫉贤傲士少优柔。

祗将富贵为身有,却把英雄作寇雠。

花竹水亭生杀气,鹭鸥沙渚落人头。

规模卑狭真堪笑,性命终须一旦休。

话说当下何观察领了知府台旨下厅来,随即到机密房里与众人商议。众多做 公的道:“若说这个石碣村湖荡,紧靠着梁山泊,都是茫茫荡荡芦苇水港。若不 得大队官军舟船人马,谁敢去那里捕捉贼人。”何涛听罢,说道:“这一论也是。” 再到厅上禀覆府尹道:“原来这石碣村湖泊,正傍着梁山水泊,周围尽是深港水 汊,芦苇草荡,闲常时也兀自劫了人,莫说如今又添了那一夥强人在里面。若不 起得大队人马,如何敢去那里捕获得人?”府尹道:“既是如此说时,再差一员 了得事的捕盗巡检,点与五百官兵人马,和你一处去缉捕。”何观察领了台旨, 再回机密房来,唤集这众多做公的,整选了五百余人,各各自去准备什物器械。

次日,那捕盗巡检领了济州府帖文,与同何观察两个,点起五百军兵,同众多做 公的,一齐奔石碣村来。

且说晁盖、公孙胜自从把火烧了庄院,带同十数个庄客,来到石碣村。半路 上撞见三阮弟兄,各执器械,却来接应到家。七个人都在阮小五庄上。那时阮小 二已把老小搬入湖泊里。七人商议,要去投梁山泊一事。吴用道:“见今李家道 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贵在那里开酒店,招接四方好汉。但要入夥的,须是先投奔他。

我们如今安排了船只,把一应的物件,装在船里,将些人情送与他引进。”大家 正在那里商议投奔梁山泊,只见几个打鱼的来报道:“官军人马飞奔村里来也。” 晁盖便起身叫道:“这厮们赶来,我等休走。”阮小二道:“不妨,我自对付他, 叫那厮大半下水里去死,小半都搠杀他。”公孙胜道:“休慌,且看贫道的本事。” 晁盖道:“刘唐兄弟,你和学究先生,且把财赋老小装载舡里,迳撑去李家道口 左侧相等。我们看些头势,随后便到。”阮小二选两只棹舡,把娘和老小,家中 财赋,都装下舡里。吴用、刘唐各押着一只,叫七信个伴当摇了船,先投李家道 口去等。又分付阮小五、阮小七撑驾小舡,如此迎敌。两个各棹船去了。

且说何涛并捕盗巡检带领官兵,渐近石碣村。但见河埠有船,尽数夺了。便 使会水的官兵,且下船里进发。岸上人马,船骑相迎,水陆并进。到阮小一家, 一齐纳喊,人兵并起,扑将入去。早是一所空屋。里面只有些粗重家火。何涛道: “且去拿几家附近渔户。”问时,说道:“他的两个兄弟阮小五、阮小七,都在 湖泊里住,非舡不能去。”何涛与巡检商议道:“这湖泊里港汊又多,路迳甚杂, 抑且水荡坡塘,不知深浅。若是四分五落去捉时,又怕中了这贼人奸计。我们把 马疋都教人看守在这村里,一发都下舡里去。”当时捕盗巡检并何观察一同做公 的人等,都下了船。那时捉的舡非止千只,也有撑的,亦有摇的,一齐都望阮小 五打鱼庄上来。行不到五六里水面,只听得芦苇中间,有人嘲歌。众人且住了舡 听时,那歌道: “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

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

何观察并众人听了,尽吃一惊。只见远远地一个人独棹一只小舡儿唱将来。

  • [编辑:麦凯迪]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