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原来爱情可以这么伤

时间:1970-01-01 来源:悦文网 作者:朵朵 阅读:加载中..

   [一]

     最初的你在我的记忆里,是一只模糊的影子。
     圣诞节的同城派对,所有的单身人士皆可参加,只需要带一份小小的礼物在晚上8点赶到BLUE。
     晚上七点半,我穿着黑色大衣,系着红色围巾,带着那份礼物出了门。
     大街上很多成双成对的情侣,天桥上有人在接吻。女孩子们各个都一副不怕冷的样子,明明冻得嘴唇发青却还是一脸灿烂的笑容,但我不在其中。
     我从街边的橱窗玻璃上看到自己落落寡欢的脸,那是一张与这个节日的气氛格格不入的脸,最惨的是我看见地上我的影子,都好像好像比别人要可怜。
     失恋这回事骗不了人,眼角眉梢都写着沮丧,况且我本来就不是演技派。
     我包里那份礼物是一个礼拜前买的,一款宝蓝色的ZIPPO,75周年纪念版,原本是要送给聂嘉羽做圣诞礼物的。
      第二天中午他来接我去吃饭,走到一半师姐忽然打电话来找我有点事,于是我只能对聂嘉羽说抱歉。
      彼时,他穿一件白色外套,剪得短短的头发根根立起,笑起来像个小孩子,他宽宏大量“没事,你去好了,我自己吃。”
     五分钟后我收到一条来自他的信息:亲爱的,她临时有事,我现在过去找你。
     我握着手机一直发呆,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在那顷刻之间,我看不懂那短短的一句话,我不认识那几个中国汉字。
     师姐不明就里过来摇我:“阑珊,你怎么了?”
     当她的目光定在我的手机上时,也忍不住轻声惊呼“是发错了吧。”
     发错了?没有,他发对了,很明显,他劈腿了,而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
     多可笑,好几年的感情,最后一句堂堂正正的分手都没有,一切结束时应该上演的礼貌道歉,微笑退场或者是破口大骂和哑口无言都没有,全被这一条乌龙的短信代替了。
     他不是没有来向我解释过,他孤单的站在浓厚的树影里里,仰起头看着这栋公寓里属于我的那扇窗,我的手机在桌上一遍又一遍不死心的震动着。
     我没有开灯,我在黑暗的房间里,躲在窗帘背后看着12楼下的他,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哭出声音。
     从那晚之后,我们很默契的放弃了跟对方的一切联系。
     身边自然有人为我打抱不平,看更多美文加朵朵QQ:1552751595有姐妹问我要不要把那个不要脸的“小三”揪出来暴打一顿,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已经失去了爱情,我不想再失去尊严。
     那只ZIPPO放在抽屉里也是徒增伤感,倒不如送给有缘人,至于它后来会引出什么样的故事,当时的我又怎么会想到呢。
     那天晚上人很多,我坐在角落里看着纵情欢笑的人们,不知为何,即使置身于这样喧闹的地方,我依然觉得孤独。
     我在狂欢的人群中响起我和聂嘉羽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我们在雪地里第一次亲吻,我们都很害羞,他很笨拙。
     但那时一个干净的少年的笨拙。
     我忽然流下泪来。
     我连忙起身去二楼的洗手间想要稳定一下情绪,可是这个想法被一个意外打断了。
     你被月光投射在二楼墙壁上的那只模糊的影子,就是这个意外。
    [二]
     与一楼那种好像要把房顶都掀开的欢腾热闹相比,二楼实在显得太过安静了,甚至连灯都没有开,只有窗外的月亮那么大,那么白。
     你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坐在木楼梯上,手里一支笔几张纸,不知道是在写字还是画画,你看上去是那么专注的样子,就连我咯噔咯噔的脚步声也没有惊动你。
      我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了你很久,有那么几许月光映在你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你的侧面看上去漂亮的就像一桢剪影。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看了你多久,就算很多年后我也不能准确的解释出为什么我在那一刻会对你产生那么强烈的好奇心。
     但我并不想去打扰你,直到你抬起头来对我笑,轻声问我“看够了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你就伸手打开了楼梯间那盏昏黄的小灯,我这才完全看清楚你的样子。
     你的样子,陈墨北,让我想一想,你的样子。
     怎么说呢,英俊或者漂亮都不足以形容你,那些用来说别的男生的词语用在你身上只会觉得糟蹋了你,如果说曾经的聂嘉羽是一个干净的男孩子,那么你,你不止是干净。
     你是一尘不染。
     你给我的感觉,就像窗外的月光,那么美丽,却又那么冰凉。
     我怔怔的看着你,手里还拿着那份包的很精美的礼物,你对我笑一笑,伸手招呼我过去坐。
     我很拘谨的在你的身边坐下来,一时片刻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请你原谅我的冒昧,但出乎我的意料,你并不像你的外表看上去那么冷,你笑着问我“为什么不在下面跟大家一起玩?”
     怎么回答你,我想了一会儿,是告诉你“我其实只是害怕一个人待着太寂寞所以来凑热闹最终发现其实是徒劳”还是说“我想起一些让自己狠难过的事情所以不想坐在下面扫大家的兴”?
     最终我只是笑一笑,并没有答话。
     但你有多聪明,你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孤独的人都是这样,越热闹的节日越容易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你看,我也是。”
     我静静的看着你,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经熟识对方,但我很清楚的确定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 [编辑:admin]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