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月缺月圆

时间:2013-12-0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加载中..

  吃完早饭,先对她的男人书说,我也对得起你,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今天要走了,你不要拦我,自己好自为之。

  放下碗筷,先进里屋收拾衣物。

  先要走,她要跟她心爱的白马王子一起走,远走高飞。

  先的白马王子叫丙。

  先长成窈窕淑女到谈婚论嫁的时候,经媒人介绍认识了丙。

  丙见了先有意。先见了丙有情。

  从此,先和丙心猿意马,难舍难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突然,丙的爸成了反革命,天天挨批斗,日日站高板凳,还挂着个反革命的牌子在脖颈上向人民群众低头九十度认罪。

  先爹说,女儿不能嫁到他家了,响当当的贫下中农子女有辱脸面。

  先的爹说了,先虽然心里不乐意,但在爹面前也不敢犟。后来又经媒人介绍嫁给了现在的男人书。

  书老实憨厚,三天不说两句话。

  先长得漂亮,装扮朴素,正宗的乡村淑女。

  书对先很不错,也很爱先,对先百依百顺。

  先也善待书,给他洗衣,煮饭,给他生孩子。还和他一起下地干活,把家里料理得顺顺当当。

  但是,晚上睡在床上的时候,先心里想的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丙,就连书骑在她身上的时候,她都觉得是丙在她身上翻腾,那种性福感就是丙给她的,她认为只有丙才会给她。

  先越来越想丙了。

  丙自从那次见了先以后,不管多少媒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不答应。丙说他宁愿一辈子不娶。

  丙的犟脾气,把他老爸气死了。他是老大,过早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

  丙拜一位技术高的木工为师,学了一手好木工手艺,以做木工活吃千家饭养活一家人。

  丙常到先居住的寨子附近做木工活,为的是能看到先一眼。他心里想的是只要先过得好,心头就满意,就高兴。没看到先,哪怕是能听到先的一些消息,听到寨子的人们摆谈有关先的话题,他心里就感到满足。听到先的坏消息在心里替她流泪,听到先的好消息在脸上替她高兴。

  先只要得到丙在附近做活的消息,总会想方设法转弯抹角的找机会到丙做活的地方陪丙站一会儿,看丙一眼,听丙说话的声音,欣赏丙做活的动作,闻丙身上的汗气。她看着丙刨出来的木花就是美丽,仿佛那木花是专门为她刨出来的。她拿一卷在手里,傻傻的看,还送到鼻子边闻。先喜欢木质的香气,

  因为木质香气里边有丙的汗气,吻着香,比花儿还香。闻够了,先就要走了,回到自己屋里,还要给她的老公书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煮饭。

  先喜欢她的儿子和女儿。儿子和女儿虽不是丙的种,但她觉得儿子和女儿长得就像丙,是丙亲生的一样。那眼睛,那鼻子,还有走路的姿态都像丙,不像他爹书。所以,当没看见丙的时候,只要看到儿子或女儿,就觉得丙就在她身边,心里就高兴,比喝蜜糖水还甜。

  先有一把好力气,下得烂,不怕吃苦。男人扛木头她也扛,男人砍树她也砍树。她家里有一把砍树的斧头,就像丙的斧头一样的,又好看又锋利。那斧在家中只有她用,书是不能摸的。再说,砍树扛木头书还不行,力气没先好。

  二十多年了,儿子女儿长大成人了,有的外出打工,有的读书出来有工作了,家里就只有她和笨老公书。因为书老实憨厚,三天不说两句话,所以她就说他是笨老公。书在他心目中除了笨,没有其他的印象。

  先告诉书要走了,说这些年对得起他,确实也对得起他,生了一窝乖巧听话的儿子女儿,都有了出息,还给他把原来的土墙房子拆了修建成了砖瓦房,凭书不行。

  先虽然心里想着丙,但她没有做过对不起书的事。除了当着众多人的面走进过丙,和丙说过亲热的话,但绝没有和丙有过身体的接触,百分之百,

  万分之万,她可以赌咒发誓。只是晚上的时候想着丙,她说叫她不想,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她心理和生理的隐私权利,不能干涉,法律上也没有禁止。

  先叫书一个人好好的过,实在是孤单寂寞了,到儿子女儿那里走走,住几天,还可以去找个伴。书耷拉着脑袋只是听,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先收拾好一切,抚在门框上站了好半天,念念不舍。头依靠在门框上,眼泪在眼眶里噙着,把眼珠子淹没了,始终不留下来。她狠了狠心,食指和拇指夹着鼻翼使劲一拽,甩出长长的一掉清鼻涕。低着头往前一奔,眼泪重重地洒在阶沿上,溅出好大两颗泪花。

  书从凳子上立起来,追出门外,不停的喊,孩儿他娘,孩儿他娘……

  先抱着衣物和她那把斧头只管往前跑,也不回头看,只向后招招手,不停劝书,回去,回去……

  跑了一阵,书还是在后面追。先忍不住转身看着气喘嘘嘘的书,挥挥手说,回去,你就当我死了。说完,转身又往前走。

  他和丙约好,丙在拦牛坎等她。她想到丙,有一股力量让她铁石心肠,驱使她不停的往前走。

  到拦牛坎了,丙站在拦牛坎垭口朝先来的方向翘首张望。

  先像脚上生了风,几步就跨到了拦牛坎,站在丙的面前,用帕子擦脸上的汗。

  书喘着粗气还是追赶上来了。

  先转身看见书还在追,把衣物放在丙的工具背篼里,双手抡起斧头,大声的吼,你来,两斧头劈死你!

  书就远远的站着不敢往前追,呆呆地看着先和丙走出拦牛坎垭口,直到看不见身影……


  • [编辑:麦凯迪]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